2009年8月28日星期五

张庆信,壹仟万的报案书

国阵国会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张庆信,日前举报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的报案书,内容今日曝光,他指分别在2家酒店附近及国家迎宾馆交钱,款项分别为500万令吉、100万令吉和400万令吉。
张庆信在报案书指他在翁诗杰,于2008年要求支助马华区会举办更多活动下,首次答应捐助马华500万令吉。
报案书指500万令吉当时置在两个箱子,张氏在两名职员协助下,将500万令吉现金送往雪州八打灵再也希尔顿酒店停车场,交钱给翁诗杰的朋友。
张庆信在报案书说,翁氏数周后再度向他要求捐助,这次他再度同意捐出100万令吉。
“这100万令吉在八打灵再也阿曼达酒店对面的停车场,转交给翁诗杰的代理。”
他在报案书也说,到了2008年底,他再接获翁诗杰要求捐献,这次答应捐助400万令吉。
张庆信说,这次翁诗杰是用其座驾领钱,领钱地点在国家迎宾馆。
内容指出,当时400万令吉直接置在翁诗杰座驾的行李厢。

翁总会长你怎么说?
时间,地点。说明了你涉嫌壹仟万政治献金的证据。
各地方的党员同志向马华纪委会呈上状词时,还不见纪委会采取严厉的纪律行动,冻结总会长的职权,是否都附有双重道德标准?

8 条评论:

GentleMan 说...

马华在疯狗的控制下,
已经没有了民主,
只有霸权。
加上五位 ‘ 老翻颠 ‘
每天在梦游,
真是把马华的江山弄垮掉。
呜呼哀哉!!!

phalla 说...

Hello your site is great, I am happy to be here with friends here, could you exchange my link?
I hope you could put my site in to your blog list and
I will do the same,,
here is my site

http://khmerlovenews.blogspot.com/
Phalla
Cheer

BigCannon 说...

phalla,
Please don't use
this golden site
to advertise your
own blog !!
we are now fighting the
Mad Dog OTK.
Malu=lah.

冥王星 说...

我不是在挺谁,不过大家是不是比较不理智了呢?

《张庆信在报案书指他在翁诗杰,于2008年要求支助“马华区会”举办更多活动下,首次答应捐助“马华”500万令吉。》

《报案书指500万令吉当时置在两个箱子,张氏在两名职员协助下,将500万令吉现金送往雪州八打灵再也希尔顿酒店停车场,交钱给翁诗杰的朋友。》(朋友,是不是代表着当事人拿了呢?可不可以是么冒名,在政治里,有很多朋友帮忙的未必是当事人同意的。)

《张庆信在报案书说,翁氏数周后再度向他要求捐助,这次他再度同意捐出100万令吉。
“这100万令吉在八打灵再也阿曼达酒店对面的停车场,转交给翁诗杰的代理。”》(同上)

《他在报案书也说,到了2008年底,他再接获翁诗杰要求捐献,这次答应捐助400万令吉。
张庆信说,这次翁诗杰是用其座驾领钱,领钱地点在国家迎宾馆。
内容指出,当时400万令吉直接置在翁诗杰座驾的行李厢。》(有相为证吗?就算有,直接放入车内,可不可以是嫁祸?)

时间,地点。说明了你涉嫌壹仟万政治献金的证据。(以上的时间和地点都说明了什么?有任何一个是明确的指控?确确实实的证明钱交到总会长手上?)

(就算以上的证据显示明确,张某人的指控也是不够明确,“支助、捐助、政治献金”到底一千万是什么?在部落格里的任何一位,在马华搞活动,有谁没现任正秋、募捐过的?RM500是捐,RM1,000,000也是捐。张某人说了是捐给“区会”。你们搞活动,不够钱向他募捐、筹款咯!)

(事件都还未水落石出,只觉得大家过分热心罢了。不如我问一问大家,如果以上的是指控前署理总会长蔡医生接受政治捐献,大家会有什么表示呢?)

eddie 说...

马华公会?解散好了。

都是一堆粪,为利益,为权益而争。

都是废人,没为公益办事的政党。

1:挺老翁的(找好处)步步高升!

2:挺CD蔡的(找机会)东山再起!

3:假中立的 (等时机)趁火打劫!

华人们!真正为华人社会的还有很多社团,只有付出,没问回报。

放下为利为权的政党,加入华人社团为民服务,不是更好吗?

吵,闹,挺,争等的党员真的为华社吗?在位的党员为华社争起到平等吗?好天真的马华党员们,你们都是一堆为利为权的人的牺牲品。

Khairuddin Naim 说...

给我们西马华社大哥的一番话,

上帝要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在下还想多活几年,所以不要上帝让我疯狂。想必马来西亚的人民都也不想各自的主让自己疯狂吧。。。但我们西马的华社大哥是不是正在疯狂的境界呢?

风风雨雨一路走来,人们的指指点点,污蔑也好,事实的指责也罢。为何我们堂堂自认清廉高尚的西马华社大哥却无法亲自出面一一解释以洗净人民心中的疑惑?从调查自贸区事件说成自贸区舞弊案,蕹菜辣面,十面埋伏危机,金像奖,斩狗论,政治现金千万大元,直至与周美芬~蔡顺梅的不道德关系。。。

党争到底是为谁争,为了自己还是华社?马华身为华社的第一领导缘自马来西亚建国至今。为何华社从原本只是马华前·马华后,到今天被逼投靠民政及反对党?马华是不是有一定的责任?今天马华就如翁诗杰自己的,他是将军‘欲望’大帝,而马华党员个个是他的卒子!今天倒马华·灭国政的到底是谁?是马华党员个个看走了眼吗?要是百姓要倒总会长,那还轮到总会长开大会说有党内外势力结合商政黑白两道的必要吗?甚至不如说自己是台湾陈水扁会更恰当吧!因为阿扁就如大马阿杰一样,常把公物纳为己有。‘阿扁没事,台湾安全!’

西马华社大哥贵为华社的领导,却自顾道德品德口号挂嘴边,言行不一致。何以如此的说法?口说敬老尊贤,可却对沙巴华老不敬。诺是虚有,那为何至今时今日这位华社大哥不能出来说话?难道就忍心让自己如此‘干净’的身躯受污染吗?周美芬和翁会长的绯闻,是绯闻乃事实,只有当事者知。记者朋友向翁会长求证时,翁对两女的问题一字不答。何以?而周美芬也知网络·民间已流传着这文章,却也子字不提!更把本身部落格里的原稿删除!当篇文稿是关于周美芬和王赛之公开挺翁会长和马华纪律会开除蔡细厉的决定,而当天一早被人放了篇 ‘翁诗杰,你认识Chua Soon Boi这女人吗?’的意见。接着的 ‘Buckle Up’一篇文章又再被人加入之前的意见,但这次却只是意见被博主删除了。周美芬部落格更是目前只让部落格的会员留言。这是否一反常态?还是无言以对?但是,要是到周美芬家花园哪里问问海南咖啡店的老板,华社会得到真相。

蔡顺梅和翁诗杰的缘分也许是前世修来的福。男女相爱本事正常,当然身为华人子孙,我们却不能忘记孔子的教诲。在下和许许多多唯恐天下不乱的淡黄子孙今日选择把这‘杰梅’恋情公布也是要让总会长了解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原理。今天你怎么对人,也许华社不能反抗,但老天有眼看。挑战总会长出面对证,告诉马华党员还有马来西亚的华社,不是蔡老二一个人有情色纠纷,您翁老大也有,而且是光明正大,两方都是有家室的。不如蔡老二的歪歪还只是单身贵族。小辈我抖胆问总会长是否在蔡顺梅入住JW Marriot Hotel于吉隆坡时都也必定陪伴在侧。请别等至打抱不平人士来公开酒店的闭路电视的记录。如何的自身清白廉洁道德崇高?何以,蔡顺梅每道抵达吉隆坡机场都得有您部门的部长车来接送?何以您出差时都得蔡顺梅随队,反而太太留家中?是否您太太也如蔡老二的太太那么伟大?蔡顺梅如今也不必怕什么,因为她已离了婚,是否总会长您是人家离婚的导火线??

何以至今,我们尊贵干净的总会长对媒体的问话一字不答?是默认还是哑语。

翁诗杰揭露弊案真的没有政治目的吗?请您把特别调查委员会的析查报告书公处于市好吗?为何说那是机密文件不能公开的同时却通街对媒体说张员外怀疑涉及吃了好多钱。那是个人的名誉,不是开玩笑玩家家酒,更不是像您这样把马华拿来当自己的兵器。由始张员外的公司都没向法庭要求禁令禁止您继续发言及造成间接的毁谤性言语,但您就张员外所指的一千万言论劳师重用花了大笔钱请了九名律师为您打官司,告张庆信毁谤?您只是部长,国会议员却有用不完的钱来请律师,‘包专机办公事’,而张庆信做生意又不是限于国内而已。总会长自打嘴巴多少次了?不知您的秘书有帮您记录吗?张庆信真的给您一千万吗?想必是有其事,因为您自己已透露了领钱的时期。

翁诗杰揭露弊案真的没有政治目的吗?请您把特别调查委员会的析查报告书公处于市的同时,大众都想知道李华民的真正身份啊!对张庆信恨之入骨,因为他一个砂捞越人却被认为抢了西马华人领袖的光芒. 争了郑福成大马蓝总的位子。但身为华社的领袖,不管身在位子何在,同是马来西亚人,我们是否应该合作,集合力量为人民解决问题?拿了位子就该来开会,尽自己的责任,要是会都不来开,那您怎么把手处理蓝总的事务及面对的问题?这也难怪当初蓝总老臣子誓死不屈就是要张庆信出任会长。社团的问题不是一两天,一两年能解决的,是需要大家的互相配合!

抛开大马蓝总,那么福联青,八大宗亲为何都来找张庆信?马华不是如郑福成所说的有二十亿的资产吗?2009 年初办的华青之夜节目于Sunway Commercial Center举办,马华领导层为何那么多年都无法办这样的节目,让我们华社青年能与首相面对面交流呢?是西马华社领袖开不了口,还是办事无能?脑袋生锈。

我们不知张庆信跟您翁老大关系如何!但我们要知道您用您的私人户口交还了机费吗?那TUNGKU WONG, MOHD. SYED, DATO’ DESMOND LIM 的专机机费呢?是免费的还是也是包机? 当然这些不关我们人民的事,您坐飞机也好,游泳也好,但我们要知道您是否真如您一直所说的‘绝对清廉’!没有瑕疵。

你小的时候生活怎么样,父亲娶了一个海南人的后母,亲身母亲客家人(谢娣木)失望回去乡下。。你八岁那年丢下母亲跑回家,因为父亲能供你上学求知识,但生母没钱不能啊。。。你大学毕业于马来亚大学工程系。后来出来上了政治路,一心想出头。。大选时口口声声说生母的伟大,抱着他,扶着她。。。但那只是在世人眼前。。。母亲后来乡下过世,您却不回去。。后母也被安放进安老院。。。您小的时候穷,生母怎么辛苦找钱你是懂的。。。曾几何时有个卖面的老伯常给你面吃,给你几个铜板,因为你还小,街坊长辈都心不忍。你长大离开了那里,步入社会成了部长。。阿伯遇见您,上前相认,你不理他,说不认识。如果如今您想见他,我倒可安排!母亲离世,街坊致电于您,您说不认识那女人。可有此事?家里两老都不能尊敬,何以去谈孝道!

您如今与蔡锐明·公正党的合作已是不腐的事实。。。换了军师,从新再把个人私欲加入党内豁出去的大打个痛痛快快吗?更控制媒体,不让‘辣手’接受贴士??由于太多的部落客都是轰爆总会长至一文不值。要是贴士需要批准,那么我们还要谈什么媒体自由??什么988,malaysian Mirror 等。

华社要的是可以照顾华社的领袖,就算原先的问题并没有解决,但至少华社不要再出现新的问题,甚至如现今的四分五裂,如一盘散沙。

为何,难道总会长如今封口如密,一言不发,这也是十面埋伏的解释吗?

马华是无辜的,请党中的废才离开,归还一个清明的马华!
让模糊的党目标及原则重新归党,造福华社!

恭候总会长能对华社公开交待。

Ace 说...

如果堂堂一个总会长,人家随便说说几句,没有实际证据就要他谢罪下台交代的话,这样的总会长,不要也罢. 谁都可以作一个好听的故事,谁都可以写一个似真还假的证据,如果这样大家都可以信之涛涛的话,法院作来何用.
这里没有一个是法官,就算是发官,也不能听一面之词.如果有实际证据,有录影更妙,就直接放上网,不必成天看文字那么“干噪”.
自从有了部落格,每个人都可以是“作家”.
46亿,不是那么的单纯你我他涉及,谁利用谁,现在还不能做准,这就像看部悬疑电影,不到最后,不会揭钟,起码我不会道听途说,不会人云亦云.
如果那些身为党员的人在没有获得“实际证据”之下就私自下判的话,那才“丢人现眼”.
如果有人可以将人家的祖宗十八代可以在那么短的时间那么地仔细细述,看来相当“用心良苦”,简直“功德无量”,见仁见智.

dong dong23 说...

coach factory outlet
coach outlet store online
michael kors outlet clearance
nike air force 1
louis vuitton outlet
lebron james shoes 12
louis vuitton handbags
supra shoes
celine
jordan 11s
tods outlet
cheap oakley sunglasses
longchamp handbags
ray ban sunglasses
michael kors handbags
coach outlet store online clearances
oakley sunglasses
nike outlet store
ray ban sunglasses outlet
michael kors handbags
tory burch flats
michael kors outlet clearance
cheap oakley sunglasses
ray ban sunglasses
louis vuitton
louis vuitton handbags
toms shoes
nike sb shoes
ralph lauren polo
insanity workout
oakley sunglasses wholesale
michael kors outlet
air jordans
kevin durant shoes 8
ray ban sunglasses
michael kors outlet
oakley vault
ghd hair straighteners
michael kors outlet
20167.13wengdongd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