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2日星期日

马华上议员委任依党章

周美芬、姚再添、李占春当上议员,用人唯贤,用人唯亲?
翻开翁大侠党选宣传册,第一个主题便拳拳是肉:“马华再出发,就务须由党内的改革做起,这不能脱离华社对马华的期待。”
党内改革,听起来很悦耳。OK,华社又有何期待?
翁大侠是这样认为的,当中包括构建公职的遴选制度:“举凡各级公职的应征者,包括大选的候选人的遴选,一概需要制度化,才能真正落实选贤与能的目标。”
说得好。不过,仍有狐疑,马华不是已有公职推荐准则了吗?
一查,马华章程里没有。再查,马华《九大政纲》里也没有。继续追查,原来另有一份“马华公职候选人推荐准则”,可在马华网站“党纪律”一栏下浏览全文。
嘿嘿,确是党纪律没错,若是违反推荐准则,是否就等同违反党纪律了?
现在,党内不满的声音,是周美芬、姚再添输了大选,缘何又被委任为上议员?而 李占春来自马六甲,未经甲州联委会讨论,缘何也被委任为上议员?在程序上,翁大侠是否违反了推荐准则?
好了,让我们看看推荐准则。第3.3条款,“党在推荐上议员人选时将不考虑(除了其他因素之外)推荐以下党员”。
其一,是“在应届大选被党推荐为国、州议席候选人,但落败者”;其二,是“曾出任两届或以上之国、州议员者,但不包括将被党推荐为上议院主席或副主席、内阁正、副部长、政务次长或担任州联委会主席者”。
OK,换言之,还是可有例外的。本来,周美芬、姚再添输了大选,不能再委上议员,为何现在又能呢?
嘿嘿,这个例外便是,“但不包括……内阁正、副部长、政务次长或担任州联委会主席者。”
不是很清楚了吗?周美芬是玻璃市州主席,姚再添是森美兰州主席,所以他俩是可例外当上议员的。
还有一点,周美芬、姚再添当了上议员,可以有官做也可以没官做,不是非得入阁才符合准则。呵呵,翁大侠倒是留了一条后路啊。
至于李占春,推荐准则有此说明,“党将根据选贤与能的方式来遴选上议员推荐人选”,但没有规定上议员人选,必须经过区会推荐、州联委会核准。
说完了,翁大侠没有错,没有违反准则。
只是,周美芬、姚再添,败军之将,何以言勇。胡一刀不免怀疑,这就是翁大侠所说的党内改革,这就是翁大侠所言的华社期待?
不是怀疑他们有没有能力做,而是为何不给机会让新人做。
而且,输了大选,照样做官,周美芬也好,姚再添也罢,下届大选如何收拾旧山河?选民会想,马华不怕输,不如投民联,在朝在野都有人,最大赢家才是选民哩。
宋代的李觏有诗云:“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还被暮云遮。”
马华党内改革,恐是望极天涯不见家,碧山还被暮云遮了呢。
转载: 胡一刀(光明日报)

原来老总的委任是有根据马华党章赋予至高无上的权力,我们身为基层马华却未能洞悉其中原由,内部改革就是依照本性去做,只要找出党章之外的公职推荐准则,就可以向天下人交代,不是怀疑他们有没有能力做,而是为何不给机会让新人做,如果我是选民,知道马华还有公职推荐准则可以输掉大选后再委任成内阁正、副部长,那么倒不如投给民联,反正1+1=2的算术不就如此,投一票就可以有两位人民代议士。

3 条评论:

Chen 说...

老兄,老翁的改革,好像是真的,你没看到吗?元老理事会,纪律委员会都是依照党章行事的,只是他的改革是把从前,或者已遗忘的从新启用而已。

吾説八道 (林伯芳) 说...

老翁不是改革,是改变。
没有"革"的动作,何来改“革“。

zeqin 说...

换了位子,换了脑袋。

老翁做了总会长,当权者总是为巩固自己势力而奋斗。才子,独行侠也不例外。

非当权派讲的话永远是人话,当权派永远讲鸟话。这是我看到政坛的定律。巫统凯里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岳父当权与岳父失势后有分别的